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微信营销 > 微商动态 > ||刘梦碧:唐山燕子

||刘梦碧:唐山燕子

作者:微信群分享   来源:微信群发布平台  热度:67  时间:2020-06-28
唐山燕子 刘梦碧 那年,我在汉源瓷厂当业务员。据《中国瓷器》刊载的资料,试制磷灰瓷成功的只有英国的一家老

 

唐山燕子

刘梦碧

那年,我在汉源瓷厂当业务员。

据《中国瓷器》刊载的资料,试制磷灰瓷成功的只有英国的一家老公司和中国的唐山。1978年,汉源瓷厂也奇迹般地试制成功了,而且质地上乘。新出窑的磷灰瓷器皿象玉石琢成,洁白晶莹,泛着淡淡的绿光,着实可爱。省轻工业厅的领导仔细观赏我专程送到成都的样品时也啧啧连声,爱不释手,和我们一样兴奋,指示说:“请唐山陶瓷研究所检测检测,同唐山磷灰瓷比一比。”

7月6日,我到了唐山——劫后余生,正从废墟上苏醒过来的唐山。

||刘梦碧:唐山燕子

尽管1976年7月28日的大地震过去近两年了,但一下火车,就能感到那场灾难给唐山带来的深重创伤。昏蒙蒙的阳光下还是满目疮痍,垮塌的建筑物残骸,扭断的街道两旁东倒西歪的护道树、土堆瓦砾、废垣断壁。沉闷的空气中时而飘来一阵腐臭和消毒药水的气味。机关、学校、商店、居民全都还挤在防震棚里,人们还没有摆脱惊恐和悲伤,脸上还蒙着一层阴影。从旧市区公共汽车线路图上,我找到了市革委会,长长四大排防震棚。市革委会上边不远就是唐山陶瓷公司,“五百年陶瓷制品陈列室”,可惜那里陈列的上千件古今名器在那顷刻之间都成为碎片。附近有一家招待所,也是一色的防震棚。

管登记的是一位中年女同志,严肃认真地询问和验证了我的介绍信和证件,然后才抬起头来向里面喊:“燕子,带四川刘同志到三楼二号。”“哎,来了。”随着一阵银铃似的笑声,“燕子”从旁边的客房中飞了出来,“大婶真逗,哪儿有二楼三楼的,别把客人给搞糊涂了。”一个热情活泼的大姑娘,细眉大眼,甜甜的笑容。这是我到唐山后看到的第一缕笑容,沉重的心情开始放松了。“跟我来吧”,她帮我提了行礼在前边引路,“这儿没有楼,三楼二号就是第三幢棚的第二间,我们这儿条件差,但挺卫生,会给远方客人留下好印象的。”我看着她的背影,川味普通话一连几个好、好、好。

||刘梦碧:唐山燕子

好一只“燕子”,不光热情活泼,而且机敏周详。一会儿功夫,洗脸水洗脚水提来了,打来开水沏好茶,还送来信纸信封、针线包,临出门又说:“要去邮局就叫我,明儿去哪儿办事我会指点车次和线路”。

客人不多,晚饭客人和职工都围座一张大圆桌,边吃边聊,有说有笑,真是宾至如归,一家人一样。燕子就坐我旁边,添饭敬菜特别周到,有客人提议:“请王燕儿为大家唱支歌。”啊,原来燕子姓王。她谦让了几句后,大大方方站起来,亮开嗓子唱了一首《心中的歌献给解放军》,声情并茂,象山间的清泉水一样响,一样纯,一样甜。

喝彩声还没停,燕子伸手拉我起来,“请四川刘师傅唱一首四川民歌好不好?”怎么会不好,凭她在大伙心目中的地位,她的提议会不得拥护?大家一起使劲鼓掌“好!”,我的心情好紧张,就象第一次登上舞台,不敢唱,怕丢丑;可又很想唱,要献给王燕子一首歌,更何况是她提议的。我回过脸看到燕子期待的目光,也就不再忸怩,竟管是第一次来唐山,却唱起了一首《好久没到这方来》,“……好久没到这方来,这方姑娘长成才……拨开清苔喝凉水,凉风悠悠吹哟过来……”啊,燕子开心地笑了。

||刘梦碧:唐山燕子

公务很顺利,一上午就办妥了,得把情况报告厂里,并请示回程。那时招待所还没有长途电话,只能上邮局去了。吃过午饭,燕子陪我上街去邮局,别提我心里有多高兴。坐两站公交车就看到全市第一座拔地而起的高楼——新落成的开滦煤矿工人俱乐部,这是新唐山的标志,燕子兴奋地指点着车窗外,向我介绍。

邮局还在防震棚里,设备特简单,当着营业员和燕子的面同厂长通了话,讲的什么大家都清楚明白。厂长表扬我几句,指示我下一站到河北省会石家庄,申请车皮发运章村矿。“什么?去石家庄,明天?”燕子在问我。“是去石家庄,明天。”燕子欲言又止,显得很激动“石家庄,石家庄”,我诧异了。

在俱乐部站候车,站牌前是一行受创较轻的街道风景树,十来棵法国梧桐伸枝展叶挡住正午的阳光,荫凉着这段街道和过往候车的人们。坐在街沿台阶上,我很想说点什么引起她的好情绪,“小王,你是石家庄人吧?”她摇了摇头,呐呐地说:“弟弟,弟弟在石家庄上学。”“是唐山人吧?”她点了点头。“你们家住在哪儿?”她似乎有点不高兴,又象没听见。我接着问:“家里都有些什么人?”哪知就这两句很自然的问话却激怒了她,她一下子站到我面前,怒气冲冲地指着我,眼睛扑闪了几下,大颗大颗的泪珠涌了出来:“你真坏!”抽泣着一转身,扔下我走了。“小王!燕子!”我无可奈何地喊了几声,人多广众又不敢去追,只好坐在那儿发愣。

||刘梦碧:唐山燕子

我自个儿上了车,好一段路才看到她的背影,低着头只顾走,好象还在哭。我提前一站下了车,立在站牌下等着她。她过来了,已经没有哭了,但不理我,擦身而过,继续朝前走了。刚一进招待所大门,大婶问了一声:“燕子,回来了?”她哇一声大哭起来,伤心地扑在大婶怀里。我好尴尬,对大婶说了声“我又没说什么?不知道她怎么……唉!”自个儿回了客房。

晚饭时,燕子没有来吃饭。大婶把我叫到一边说:“你知道你都问了些什么?你触到燕子的痛啊,她爸爸妈妈都在地震时被压在……只剩下弟弟和她……”说着说着大婶也哽咽不成语。“唐山是不能问这类家常的,你,你……”啊,我明白了,但这不怪我,不!只怪我。

晚上,燕子来送水,我向她道歉,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……”“不,不,是我不好,不该生你的气。”接着,她向我讲述了一个刻骨铭心的故事。

她原有一个幸福的家,爸爸是一家瓷厂的副厂长,妈妈是小学教师,她上中学,弟弟还在小学。她家住在路南区的一个小院里,两间干打垒土墙瓦房,屋檐下有一很大的燕儿窝,有十几年了。生她那天,妈妈听到燕子呢呢喃喃的欢叫,于是给她取名“燕子”。

地震前几天,两只老燕子就象发了疯似的不停地飞来飞去,还一阵阵惊叫,那叫声好凄凉啊,令人发怵。一天下午,她和弟弟正做作业,又听到了燕子们的惊叫声,接着啪、啪两声。姐弟俩跑出来一看,是羽毛未丰的两只小燕子被老燕子掀出了窝,掉在院子里,姐弟俩搭起桌凳把小燕子送还窝中。第二天早晨,又听到燕子们的惊叫,小燕子又被掀出了燕窝。27日这天,她们还听见过一阵燕子凄凉的叫声……

||刘梦碧:唐山燕子

夜里,院子里和天花板上劈哩啪啦乱响,土沙瓦块不停往下掉,姐弟俩都惊醒了,“是燕子又掉下来了?快去救它们!”姐弟俩赶紧往院子里跑去。忽然,天边象闪电一样亮了,把院子照得雪亮雪亮,紧接着,大地猛烈地摇晃起来,她和弟弟都摔倒在院子里……黑暗中,只听见妈妈凄凉的叫声“燕子——燕子——”

是解放军救出了她和弟弟。政府给她安排了工作,把弟弟送到石家庄上育红学校。

第二天,我在石家庄火车站下车时,正逢育红学校放假,政府和学校组织唐山孤儿回唐山探视。车站上的送行情景很叫人动感情,党政官员们、学校的老师们、石家庄认养孤儿的家长们,关心这些孩子的人们都来送行。育红学校的孩子们一色白衬衣蓝下装,脖子上系着鲜艳的红领巾。登车了,鼓号队奏乐,那乐声一停,只听见惊天动地的一片哭声爷爷奶奶们在哭,叔叔阿姨们在哭,哥哥姐姐们、孩子们都在哭,都在挥手……

我和许多旅客都不由自主地加入了这送行的行列,我知道这是王燕们的弟弟妹妹们,不!应当也是我们的弟弟妹妹啊!

||刘梦碧:唐山燕子

本期图片来自网络,图片和内容无直接关联。


◎流沙河文艺,传承文化,表达生活。

||刘梦碧:唐山燕子

◎敬请关注《流沙河文艺》

||刘梦碧:唐山燕子

扫描二维码关注流沙河文艺

2018年第3期(总第60期)

主办:汉源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
编辑:李锡荣

广告位 ID:2 320*120

登录

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,无需注册